TD产业联盟成员连获国家专利奖和北京市发明专利奖
2017年2月17日
5G标准之争能否迎来“中国时刻”
2017年3月1日

专访TD产业联盟秘书长杨骅:TDD模式代表未来移动通信技术主流

新华社北京3月1日电 专访:TDD模式代表未来移动通信技术主流——访TD产业联盟秘书长杨骅

新华社记者张莹 刘曲

“业内人士认为,TDD模式代表了未来移动通信技术发展主流,它更适应移动通信非对称、互易性等要求,”中国TD产业联盟秘书长杨骅日前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。他认为,在全球关于第五代移动通信(5G)技术和标准的竞争中,与欧洲主导的FDD模式相比,中国主导的TDD模式在技术上更具优势。

世界移动通信大会2月27日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开幕,5G是今年大会的重要议题。英特尔公司高级副总裁兼通信设备部总经理艾莎·埃文斯评论说,“5G正在成为我们一生中可能见到的最具影响力的技术变革之一”,这一技术将在无人驾驶、智慧城市、物联网等多个领域为人们带来新一代体验。

5G是一个系统性工程,包含着技术、产品、基础设施建设等诸多方面。由于移动通信产业的发展跟标准息息相关,目前业界的一个关注焦点是,国际电信联盟确立的分别采用TDD(时分双工)和FDD(频分双工)技术的两个4G标准——TD-LTE和FDD-LTE,哪一个会在演进到5G阶段后成为主流?

杨骅介绍,TDD模式的竞争优势是从3G发展到4G过程中逐渐显露出来的,采用这种技术的移动通信系统接收和发送在同一频率信道进行,用时间加以区隔。与之对应的FDD则要分别采用两个独立信道接收和发送信息。

他认为,从技术角度看,中国主导的TDD模式移动通信系统对频谱利用效率更高,同样带宽可提供更大容量、可服务于更多用户,在移动互联时代,其技术优势会越来越明显。然而他也强调,未来全球5G标准的确立不仅是技术和市场的选择,也是国家利益的博弈。

“2G时代之前,中国既没有自己的移动通信技术和标准,也没有自己的移动通信产业。为改变这一状况,中国在3G时代提出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TD-SCDMA技术和标准,成为3G三大国际主流标准之一。”杨骅说,当时欧美国家普遍采用FDD模式,中国另辟蹊径选择TDD,一方面是不想跟在欧美国家后面,另一方面也是看到了TDD技术的前景。

“TD-SCDMA标准刚提出时并不被国际同行看好,甚至国内运营商对其能否产业化也没有信心。”杨骅介绍,TD产业联盟就是在这一背景下成立的,由中兴、华为、大唐电信等8家企业共同发起,旨在通过企业间合作逐步构建完整的移动通信产业链,推动产业发展。

到了4G时代,情况变得不同。3G阶段TD-SCDMA模式在中国的成功应用让其他国家看到TDD技术的优势;而随着移动通信产业发展,频谱资源也越来越稀缺,更多国家开始认同TD-LTE模式。

除中国外,TD-LTE模式也得到了更多发达国家认可。据统计,目前全球已建成TD-LTE商用网络102个,比较大的市场包括日本、韩国、俄罗斯、德国、澳大利亚、加拿大、印度等。

TDD模式红利还体现在,在业内公认的未来5G几个主要技术方向上,华为、中兴、大唐电信等中国企业在大规模有源阵列天线、超密集组网、新型多址技术、多技术融合介入、控制面和业务面分离等技术上具有优势,而这些优势基本上都是基于TDD模式发展起来的。

除了技术原因,杨骅认为,美国在制定标准方面的国家战略不清晰,客观上也促成4G时代中国TD-LTE和欧洲FDD-LTE两大标准竞争的格局。3G阶段,美国在CDMA2000和WIMAX两个标准之间摇摆,导致没有国家愿意跟进它在4G阶段提出的标准。

还有一种观点认为,到了5G时代,FDD-LTE与TD-LTE两个标准将高度融合,或统一为一个标准。“现在有一种技术融合了FDD-LTE和TD-LTE两者特点,可在单一频段上实现同时收发,但目前评估下来这种技术效率不高,经济效益不理想,”杨骅介绍说。

基于技术和市场发展现状,他认为,在国际5G标准竞争中,有可能是一个标准,也有可能出现多个标准的格局。“未来竞争主要体现在,整个5G国际标准的技术方案中我们能占到多少(比例),或者说核心技术方案中我们占多少(比例)。”

根据国际电信联盟制定的5G时间表,未来两到三年是5G技术方案形成、标准制定和最终实现商用的关键时期。国际电联规定各国于2018年6月30日前提交相对完整的5G技术标准方案。杨骅透露,虽然正式的5G标准到2020年才会公布,但2018年国际电联接收各国标准方案后会组织研讨,通常当年年底就会明确主要候选方案。在这一过程中,各国将就各自标准继续实施大规模5G外场网络试验。